cba外援名单-波兰蠢驴的邻国和其执着的哥萨克式游戏制作精神

波兰蠢驴的邻国和其执着的哥萨克式游戏制作精神

   一提到东欧游戏,cba外援名单 我们最先想到的是被称为“波兰蠢驴”的《巫师》系列。cba外援名单 而事实上,整个东欧都几乎做出了一些优秀的游戏。只是对于适应了美日游戏的我们来言,容易被忽视掉而已。

   当你对波兰的CD Projekt工作室创造了年度最佳游戏的神话记录表示疲倦时,那么请稍微将目光转向它的邻居以及历史上的难兄难弟——乌克兰,也是我们向来认为是美女之国的地方来看一眼,或许会有一点小小的收获。

   “亡国危机”下的游戏制作商们

   在经济学上有一个名词叫做痛苦指数(Misery index),该指标是由消费者价格指数(CPI)与失业率共同计算后得出百分比,反映出一个国家的整体经济状况以及百姓的生存压力。

   对于乌克兰来说,原本就遭遇政体腐败,并且经济结构严重失衡,再加上2013年开始的国内危机,再到俄乌冲突…近几年来,全球“痛苦”国家前五名中,总是少不了乌克兰的身影。

   有人在2012年,也就是乌克兰爆发骚乱之前统计过,当时在乌首都基辅,一位相当于中国副教授级别的大学老师月薪大致为1300元。至于其它偏远的地方,百姓的生活水平更加艰难,年轻人平均要有2-3份工作才能养活自己。

经济危机使得“美女之国”的色情行业越发猖獗,其中不少女大学生也加入了这一行业。

   在如此艰难的国内环境之下,乌克兰的4a-games工作室推出了《地铁》系列作品 ,并获得了巨大的反响。

这家原位于基辅的工作室,是由曾经开发过大作《潜行者》的GSC Game World部分员工组成,拥有着丰富的游戏设计经验。

   但随后时值亲俄派总统亚努科维奇引发的乌克兰危机,4a-games工作室的地区沦为了警察和抗议者对峙的场所,现实如同游戏中的末日环境一般。为了能够顺利完成《地铁:归来》作品,4a-games不得不外迁至异国他乡。

   为何“吃不饱饭”还要做游戏?

   为何在一个生存压力那么大的国家,还能有人兴致勃勃的做游戏呢?

   事实上,从苏联时代至今,东欧各国在军事、文化、艺术、现代科技上都表现地极为突出,其中尤其以生产总值占苏联20%的乌克兰最为优异。

   苏联解体之后,东欧地区逐步完成了市场化改造,经济增长幅度在全球领域内都明显加快。

   本世纪初,随着全球游戏产业的持续升温,游戏业的美日寡头现象正在被挑战,由政府扶植游戏市场变成了一大趋势——比如韩国,凭借自身的优点一下子跻身成为了游戏强国。

   而相比之下,有着深厚人文、历史、甚至是“艺术天分”的东欧各国如波兰、乌克兰、白俄罗斯、捷克等国在游戏行业也是屡有建树。

   另外,由于整个欧美文化上的同根同源性,东欧游戏极易进入欧美市场并获得生存发展,这一点与亚洲的游戏不容易打入欧美市场相比,有着先天性的优势。

欧亚之间巨大的文化差异使得欣赏水准有着极大的落差,亚洲原汁原味的文艺作品很难为欧美人所接受,而这一点对于东欧来说,则是没必要考虑的。

   还有一个原因,相较于经济发达的欧日美,东欧存在的优势是低廉的用人成本,这一点对于利润可观的游戏行业显得至关重要。

CD Projekt开发的《白狼崛起》项目外包给了法国公司,令波兰人感到恼火的是:与东欧人相比,法国人太懒散了,每天仅工作6小时,且把一半时间浪费在了喝咖啡上。

   最后,从《地铁》系列游戏本身来看,阴郁的游戏风格,末世、动荡不安的游戏题材,让我们有必要提及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,那就是乌克兰特殊的民族性格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